<p id="lwprm"><del id="lwprm"></del></p>
  1. <big id="lwprm"><strike id="lwprm"></strike></big>
    <td id="lwprm"><strike id="lwprm"></strike></td>
  2. 中共中央宣傳部委托新華通訊社主辦

    鄉村振興“十二盼”!來自8省24村的蹲點報告

    2022-03-10 09:08
    來源:半月談網

    半月談記者 邵琨 姜剛 王朋 楊靜 張斌 王建 王俊祿 吳濤

    2月22日,《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做好2022年全面推進鄉村振興重點工作的意見》,即2022年中央一號文件發布,這是21世紀以來中央連續出臺的第19個指導“三農”工作的中央一號文件。

    在打贏脫貧攻堅戰一周年之際,半月談記者來到粵浙魯皖陜滇甘黑等東中西部8個省份,每個省選擇1個縣,每個縣選擇發展有差異的特色村、普通村、困難村蹲點采訪,聽取來自一線的盼望。

    半月談記者在8省24個村蹲點調研發現,50歲以上的農民是農村居民中占比最高的群體,這部分群體也是發展農業種植和養殖的主力。他們多以家庭為單位,自種自養,或通過土地流轉形成適度規模經營。

    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區區委書記藺紅軍認為,鄉村振興必須遵循城鎮化發展規律,目前,農村中普遍形成了以“中堅農民”+老年人的農村社會結構,“老人農業” 將在今后較長一段時期存在。農業生產是這部分群體支持兒女進城和養老的主要保障。在土地流轉、規模經營、現代化發展等過程中,不能操之過急。鄉村振興也不是村莊大興大建,制定政策的一個重要取向,應該是回應大多數農民的現實關切,滿足農民對生產生活便利性的需求。

    村民在地里勞作 劉永紅 攝

    我國承包集體土地的農戶有2.3億戶,全部或部分流轉承包土地經營權的農戶不足40%。很長一段時間內,一家一戶小規模分散經營都將是農業生產的重要方式。

    陜西省留壩縣馬道鎮沙壩村黨支部書記余海兵,曾帶著村民養殖竹鼠、娃娃魚。但由于技術不過關,養殖失敗,村民集資的36萬元一年就虧損20多萬元。他總結教訓認為:“沒有政府引導,小農戶根本對接不了大市場?!?/p>

    黑龍江省慶安縣致富鄉永富村黨支部書記冷有民認為,小農戶的農產品從生產、加工到銷售的環節過于分散,農民與企業的合作機制不夠完善,利益分享和風險共擔機制不完善。多名受訪基層干部建議,政府引導應通過合作社等經濟組織,培育技術、把握市場,以此吸引小農戶加入,幫助小農戶對接大市場。

    我國幅員遼闊,各地氣候、地形、人均土地、經濟發展程度、鄉村治理結構差異顯著。半月談記者調研發現,一些農村出現老齡化、空心化現象,在西部、山區尤為突出。

    云南省維西傈僳族自治縣保和鎮副鎮長王飛龍認為,邊疆民族山區,觀念不到位,農村排污等基礎設施落后。農村人畜雜居現象突出,民族地區傳統畜牧業沒有規模,農村公路還需拓寬,村莊規劃需要重新整合。要搞農業現代化,山區沒有多少平地。要平整土地,項目又對生態有影響。對于邊疆民族地區,用省城的標準驗收很難達標。鄉村振興的政策應當分區域、分階段、分步驟,并且要尊重、鼓勵地方的首創精神,不斷推動基層創造性地解決問題、促進發展。

    “食為政首,糧安天下?!卑不帐「逢柺袧}上縣委書記張銀軍認為,在推進鄉村振興過程中,中央和各地要穩住鄉村基本盤,堅決不能片面追求產業多元化發展,而忽視糧食安全這個“國之大者”。

    為破解“非農化”“非糧化”等問題,國家相關部門應制定更加明確的指導意見,讓基層在處理糧食生產和產業發展上“有據可依”,扛穩糧食穩產保供的大旗。同時,要千方百計讓種糧農民有利可圖,其中突破口在于機械化推進、托管式跟進,可通過加大高標準農田建設力度,對經營好、帶動強、服務優的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傾斜獎補,鼓勵其示范帶動發展糧食生產,保障糧食安全。

    產業發展離不開強有力的政策支持和要素供給保障。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夏橋鎮黨委書記莊輝說,一些地方農產品的產量不低,但從事初級農產品生產收入并不高,關鍵在于缺少后續加工環節。他建議,發揮致富帶頭人作用,鼓勵鄉村發展加工業,加大資金、技術等政策支持力度。振興產業要把鄉村基礎設施提升上去,同時要在土地、資金等要素保障上做好配套服務。

    山東省鄒平市財政局農業農村股副股長路方杰建議,進一步完善農業保險制度機制,不斷提升保障水平,推動農業保險高質量發展。

    新農人在直播帶貨

    土地是困擾鄉村產業發展壯大的一大難題,下一步需要切實“破題”。廣東省英德市西牛鎮小灣村人大代表工作站站長、原支部書記曾水先認為,從產業振興來看,這些年最糾結的是農業設施用地,要搭建一個大棚都很難。英德市黃花鎮引進粉蕉、水果玉米、豆角、桑芽菜4個產業,種植面積都超過1000畝,要搞一個冷庫、包裝車間、放農資的地方都沒有;國家明明發文有5%的設施用地指標,但報上去不批。為了更好地推進鄉村產業振興,要在用地方面迎難而上,謀劃破解之策。

    “宅基地改革應該擴大它的交易半徑,增加它的開放性?!敝袊鐣茖W院農村發展研究所所長魏后凱認為,按照現行法律法規,宅基地流轉必須在本村集體擁有資格權的成員之間進行,交易半徑過小,無法形成真正的市場與價格,也無法實現增加農民財產性收入的要求與目標。建議全國人大進一步授權,允許試點地方在交易、抵押、擔保等方面深化探索,說不定有些地方就會闖出一條路來。

    當前,一批中青年人返鄉扎根,打破家庭經營規模,流轉耕地,探索規?;N植、養殖,成為新型職業農民。他們事實上已成為農業產業發展的“頂梁柱”、農民脫貧致富的“領頭雁”,也是推動鄉村振興的重要力量。

    黑龍江大學社會學教授曲文勇建議,大力推進新型職業農民培訓工作,整合相關農村培訓專項資金,培養一批較為穩定的本土農村人才,特別要鼓勵大學生、復轉軍人回鄉創業;將農口、科技口的農業科技推廣服務和科技成果轉化工作,與農業職業經理人、新型職業農民考評、定級結合起來,使他們有上升空間,為農業職業經理人、新型職業農民隊伍提供舞臺與機會。

    駐村規劃師在傳統村落調研

    在柔性招才引智方面,藺紅軍建議,要借專家、企業家、幫扶干部等群體的“大腦”。按照國家政策要求和鄉村振興發展要求,加大集聚金融服務、電子信息、農經管理、環境治理等方面的人才資源,通過設立“候鳥型”專家工作站、創建協同創新基地等柔性機制,填補人才缺口。

    黑龍江省綏化市慶安縣農業農村局局長孫合江、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半崗鎮孔臺村黨支部書記孫方剛等認為,鄉村產業、鄉村文化都需要人才來振興。應以地緣、利益、血緣、文化等為紐帶,把與村莊有各種聯系的相關方動員起來、組織起來,參與到鄉村振興中去。要探索建立長效機制,破解當前農村教育體系不完善、質量不高、許多家庭因為子女教育而被迫進城的問題,讓鄉村人才愿回來、想回來。

    村干部是實施鄉村治理的關鍵人。部分基層干部建議,為錘煉鄉村治理能手,上級部門可在經濟上、政治上多方發力,比如,多選拔優秀村干部到上級政府部門或事業單位任職,提高經濟待遇,讓基層干部“有奔頭”。安徽省阜陽市潁上縣委組織部副部長姜衛紅認為,現在鄉鎮領導班子中,學農業產業的、懂經濟的少,下一步要適當放寬門檻,加大定向招錄力度,吸引一些“一懂兩愛”的干部,助力鄉村治理。

    同時,要培育和提升農村黨員引領群眾的能力。榆河村曾是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區的深度貧困村,這幾年,脫貧攻堅的過程也是扶正壓邪的過程?,F在村里說怪話的少了,做好事的多了。老支書王義說,農村黨組織建設,關鍵是教育黨員、引領群眾。農村紅白喜事、大事小事,都有黨員出來張羅。農村黨員首先應是村里的志愿者、熱心人。這樣的人多了,吹燈拔蠟亂起哄的事自然就少了。

    云南省維西傈僳族自治縣生態環境局辦公室科員黃艷表示,維西縣生態紅線面積超過國土面積的53%,生態補償轉移力度和現實需求不匹配。維西縣環?;A設施薄弱、歷史欠賬多、生態修復和保護壓力較大,擬實施的維西縣極小種群與瀕危野生動物保護項目、維西縣瀾滄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工程等項目無相關資金支持,資金缺口達5.7億元。她希望,建立常態化的生態補償機制,加強橫向生態補償支持力度。

    同時,要探索生態與發展共贏模式。甘肅省定西市安定區通過草畜結合、產業鏈延伸等發展草產業,實現了在生態保護中發展,在發展中保護生態。一方面草產業為農村空心化、土地撂荒等提供了有效解決方案,減輕了黃河上游牧區飼草壓力;另一方面,草產業可有效改善黃河上游局部地區生態系統退化、水源涵養功能降低的局面。這種共贏模式可以在黃河上游地區大力推廣。

    鄉村振興戰略的實施,需要統一思想,齊抓共管,方能真正見效。云南省維西傈僳族自治縣農業農村局辦公室主任楊麗聰表示,縣里成立農村工作領導小組,涉及單位擴大到25個,但統籌協調有難度,對“三農”工作停留在以前的認知層面,在產業發展、鄉村治理等方面,尚需進一步明確目標。

    受訪干部群眾認為,鄉村振興是個歷史性任務,也是個長期任務,需要分階段、分地區實施,中央可提出類似“兩不愁三保障”的考核標準體系,從產業、人才、組織、文化、生態等振興方面設定科學的指標,定期、不定期進行考評,讓基層干部和群眾找準目標和路徑,共同為鄉村振興“添磚加瓦”。

    受訪基層干部認為,目前,一些發展得好的村,一定程度上都有在改革中突破有關制度的需求。全面推進鄉村振興,應該鼓勵基層主動改革。廣東省英德市石牯塘鎮螢火村委會葉屋村小組前村小組長葉時,用3年時間完成了村集體土地的整合,將村民年人均收入提高到3萬元,成果非常明顯。

    推動改革再出發,是破解鄉村振興挑戰的“金鑰匙”。浙江大學共享與發展研究院院長李實認為,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面臨城鄉要素市場壁壘、落后的農村生產配套條件,以及農村民生保障短板等挑戰。為解決這些挑戰,我國應該加快城鄉要素市場化改革進程、加強產業融合的集約型村莊建設,堅持改善農村民生、保障農村公共服務供給,促進鄉村振興相關政策真正落實。

    責任編輯:孔德明

    熱門推薦

    免费看又黄又爽又猛的视频软件
      <p id="lwprm"><del id="lwprm"></del></p>
    1. <big id="lwprm"><strike id="lwprm"></strike></big>
      <td id="lwprm"><strike id="lwprm"></strike></td>